首頁 > 新聞中心 > 時事新聞 > 國內 > 正文

瞭望丨習近平的脫貧方略

6月8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寧夏考察調研。這是習近平在吳忠市紅寺堡鎮弘德村了解當地推進脫貧攻堅情況 謝環馳攝 /《瞭望》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的貧困人口從2012年底的9899萬人減到2019年底的55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0.2%降至0.6%,區域性整體貧困基本得到解決

◇決戰決勝的關鍵時候,既要有攻城拔寨的必勝勇氣,又要具備繡花描紅的細膩功夫

◇訪真貧、扶真貧、真扶貧,找準窮根靶向治療,因人因地施策,因貧困原因施策,因貧困類型施策,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所蘊含的豐富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成為我們戰勝貧困、擺脫貧困的強大思想力量

◇要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不獲全勝決不收兵。要以脫貧摘帽為新起點,接續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

“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必須如期實現,沒有任何退路和彈性。這是一場硬仗,越到最后越要緊繃這根弦,不能停頓、不能大意、不能放松。”2020年3月6日,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發出決戰決勝的總攻號令。

這是自2015年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就打贏脫貧攻堅戰召開的第7個專題會議,也是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方面最大規模的會議。在這次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作出了非同尋常的動員和部署。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也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也不能掉隊。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廣大人民群眾的莊嚴承諾。2020年,21世紀進入新的十年,這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這一年,是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決戰決勝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之年。

回望新中國一路走來的70年,從“解決溫飽”到“小康水平”,從“總體小康”到“全面小康”,再到黨的十八大發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動員令,這一系列奮斗目標的提出、發展和完善,體現著中國共產黨人一以貫之的執著追求,考驗著執政者攻堅克難的智慧和耐心。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統攬全局,審時度勢,把貧困人口脫貧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突出短板、底線目標和標志性指標,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擺到治國理政重要位置,在全國范圍打響了脫貧攻堅戰,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和安排,為新時代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根本遵循。

頂層設計 謀篇布局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貧困地區人民能否脫貧、能否按時邁入小康社會,始終是習近平總書記最牽掛、最關心的事情。

但愿蒼生俱飽暖,不辭辛苦出山林。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跋山涉水,進村入戶,多次來到脫貧攻堅第一線。在國內考察調研時,他總要到貧困地區,把扶貧作為主要或重要的考察內容;每年的新年賀詞中,他都要用較大篇幅講脫貧攻堅。

從天寒地凍的西北大地,到人跡罕至的塞外邊疆;從大山深處,到棚戶陋室;從河北阜平縣駱駝灣村,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十八洞村;從云南魯甸地震災區,到革命老區貴州遵義花茂村……幾年間,習近平總書記走遍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深入貧困鄉村,探訪貧困家庭,了解群眾吃穿用度,噓寒問暖,體貼入微。今年隨著疫情防控形勢好轉,習近平總書記又先后來到陜西、山西、寧夏考察調研,不斷按下脫貧攻堅的“快進鍵”。

考察調研時,習近平總書記總愛和老百姓聊家常,詢問“路”,了解群眾交通出行情況;關心水,干旱地區如何民生為上、治水為要;掛念“米袋子”“菜籃子”,看老鄉們生活好不好……真切體驗百姓疾苦,細察貧困癥結,習近平總書記察真情、看真貧,為推進新時期扶貧開發工作指方向、想辦法。

在脫貧攻堅的每一個階段,直指難點、把脈開方,凡是重要會議、重要節點,習近平總書記都不忘對脫貧攻堅“擂鼓”發令、排兵布陣,緊抓不同時間段脫貧攻堅工作的重中之重。

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湘西考察時,首次提出了“精準扶貧”:扶貧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要精準扶貧,切忌喊口號,也不要定好高騖遠的目標。隨后,《關于創新機制扎實推進農村扶貧開發工作的意見》印發,啟動精準扶貧。

2014年,全國扶貧系統組織了80萬人進村入戶,共識別12.8萬個貧困村、8962萬貧困人口,建檔立卡、錄入信息,實行有進有出的動態管理,把真正需要扶貧的人扶起來。同年,我國將國際消除貧困日10月17日設為國家扶貧日,號召全社會對扶貧事業的關注。

2015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陜西延安主持召開陜甘寧革命老區脫貧致富座談會,研究革命老區脫貧工作情況。6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貴州貴陽主持召開部分省區市扶貧攻堅與“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座談會。10月,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通過了“十三五”規劃建議,從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奮斗目標出發,明確“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規劃建議把農村貧困人口脫貧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本標志,強調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以更大決心、更精準思路、更有力措施,采取超常舉措,實施脫貧攻堅工程。十八屆五中全會之后,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召開。會上,中西部22個省區市的黨政主要負責同志向黨中央簽署了脫貧攻堅責任書。在此基礎上,省、市、縣、鄉、村層層簽訂脫貧攻堅責任書。“五級書記抓扶貧”,這是中國的特色,更是中國的決心。

2016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寧夏銀川主持召開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對進一步做好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工作提出四個要求。是年,中辦國辦印發《脫貧攻堅責任制實施辦法》和《關于進一步加強東西部扶貧協作工作的指導意見》,對扶貧工作作了更為深入的規定和指導。

2017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山西太原主持召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聽取脫貧攻堅進展情況匯報,集中研究破解深度貧困之策。他強調,脫貧攻堅工作進入目前階段,要重點研究解決深度貧困問題。新增脫貧攻堅資金主要用于深度貧困地區,新增脫貧攻堅項目主要布局于深度貧困地區,新增脫貧攻堅舉措主要集中于深度貧困地區。

黨的十九大把打好脫貧攻堅戰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三大攻堅戰之一提出來,對全黨全國人民統一認識、推動扶貧工作具有重要作用。2017年底,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聯合印發了《關于金融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意見》,加強深度貧困地區扶貧再貸款管理,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的扶貧再貸款傾斜力度。

2018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四川成都主持召開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座談會,聽取脫貧攻堅進展情況匯報,集中研究打好今后三年脫貧攻堅戰之策,強調脫貧攻堅必須真抓實干、埋頭苦干。3月,中央政治局會議聽取2017年省級黨委和政府脫貧攻堅工作成效考核情況匯報,強調實行最嚴格的考核評估制度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保障。中央決定進行脫貧攻堅專項巡視。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把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優先任務,推動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結合相互促進。

2019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主持召開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會議研究保障貧困群眾真脫貧、穩脫貧,集中研究破解深度貧困之策。10月,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在“完善覆蓋全民的社會保障體系”中強調,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

2020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出席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并發表重要講話。脫貧攻堅工作艱苦卓絕,收官之年又遭遇疫情影響,各項工作任務更重、要求更高。這次會議在特別的時間,以特別的形式、特別的規模,對如何確保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進行了全方位部署。

一次次方向明確、思路清晰、針對性強的專題座談會和重大戰略部署,從頂層設計謀篇布局,切實可行的脫貧攻堅“四梁八柱”現實路徑擘畫而出,瞄準真問題,拿出實方案,展現出共產黨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智慧與決心。

精準施工 聚力攻堅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的貧困人口從2012年底的9899萬人減到2019年底的55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0.2%降至0.6%,區域性整體貧困基本得到解決。連續7年每年減貧1000萬人以上,相當于歐洲一個中等國家人口規模。今年脫貧攻堅任務完成后,我國將有1億左右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提前10年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減貧目標。脫貧攻堅力度之大、規模之廣、成效之顯著,前所未有、世所罕見。

如同“一把鑰匙開一把鎖”,舉世矚目的減貧成就背后,是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的精準施工。從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湘西十八洞村首次提出“精準扶貧”,到2018年2月在四川成都主持召開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座談會;從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提出“要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找到問題根源,增強脫貧措施的實效性”,到今年3月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強調“增強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能力”,再到今年4月20日至23日在陜西考察時指出“要瞄準突出問題精準施策”,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不斷把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推到細處、落到實處、引向深處。對準深度貧困地區這塊最難啃的硬骨頭,精準扶貧成為撬起貧困大山的有力杠桿。

正如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所說,精準扶貧方略是幫助貧困人口、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設定的宏偉目標的唯一途徑,中國的經驗可以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有益借鑒。

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指揮下,以戰略思維謀大局,一套中國特色、行之有效的脫貧攻堅責任體系、政策體系、投入體系匯聚形成,解決了“扶持誰”“誰來扶”“怎么扶”“如何退”等關鍵問題,開辟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

一是確定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六個精準”的基本方略。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扶貧開發推進到今天這樣的程度,貴在精準,重在精準,成敗之舉在于精準。中央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從實際出發,增強扶貧的針對性、有效性。“六個精準”是指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第一書記)精準、脫貧成效精準,因村因戶因人施策,對癥下藥、精準滴灌、靶向治療,扶貧扶到點上扶到根上。

為解決“扶持誰”的問題,中央堅持逐村逐戶開展貧困識別,對識別出的貧困村、貧困戶建檔立卡,通過“回頭看”和甄別調整,不斷提高識別準確率。

在“誰來扶”的問題上,堅持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分工明確,責任到位,形成了“五級書記抓脫貧、全黨動員促攻堅”的局面,各級黨組織層層壓實責任。我國貧困治理能力明顯提升,全國共派出25.5萬個駐村工作隊、累計選派290多萬名縣級以上黨政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干部到貧困村和軟弱渙散村擔任第一書記或駐村干部,目前在崗91.8萬,一線扶貧力量明顯加強,打通了精準扶貧“最后一公里”。

二是合理確定脫貧目標:“兩個確保”和“兩不愁三保障”。

脫貧攻堅的總目標是“兩個確保”,到2020年確保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消除絕對貧困;確保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

脫貧攻堅的基本標準和核心指標是貧困群眾“兩不愁三保障”,使這些地區基本公共服務主要領域指標接近全國平均水平。“兩不愁”即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即保障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當前,“兩不愁”目標總體實現,“三保障”還在持續發力、重點解決過程中。

三是確定“五個一批”的主要脫貧路徑。即發展生產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

四是加大扶貧投入,扶貧資金形成中央、省、市縣投入的“三三制”局面。2013~2019年,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年均增長21%,2016~2019年,連續4年每年新增200億元,省級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年均增長27.4%,市縣級投入也大幅度增加。同時,銀行業扶貧、資本市場扶貧、保險扶貧等政策支持力度不斷增加。

五是細化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單位定點扶貧,組織東西部省份簽訂扶貧協作協議書,中央單位簽署定點扶貧責任書,開展成效考核。扶貧方式更多地通過產業扶貧,增強西部貧困地區的“造血”能力。堅持“社會動員,凝聚力量”扶貧,發揮動員全社會的力量,從資金、扶貧協作上提供幫扶,充分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六是執行嚴格的監督制度,強化資金監管、責任落實。黨中央將脫貧攻堅作為巡視工作的重要內容,開展脫貧攻堅專項巡視,對脫貧攻堅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整治絕不手軟。

七是建立嚴格的脫貧攻堅考核制度,嚴把貧困退出關,確保脫貧質量、防止和減少返貧。對此,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解決好“如何退”的四個要求,即:設定時間表、留出緩沖期、實行嚴格評估、實行逐戶銷號。同時要求建立脫貧長效機制,開展返貧監測。

越到緊要關頭 越要緊繃弦加把勁

“我們要萬眾一心加油干,越是艱險越向前,把短板補得再扎實一些,把基礎打得再牢靠一些,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如期實現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在2020年新年賀詞中,習近平主席的話擲地有聲。

“消除絕對貧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莊嚴承諾,是我們黨面對的一項歷史性工程,是對中華民族、對整個人類都具有重大意義的偉業。2020年,脫貧攻堅戰已進入決戰階段,但困難地區、困難群眾還為數不少,要實現“兩不愁三保障”既定目標,確保全面小康沒有一人掉隊,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從總量上看,剩余脫貧攻堅任務艱巨,截至2月底,全國還有52個貧困縣未摘帽、2707個貧困村未出列、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未全部脫貧;

從結構上看,現有貧困地區、貧困人口大都集中于“兩高、一低、一差、三重”的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成本高、難度大,都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從目標上看,實現不愁吃、不愁穿“兩不愁”相對容易,但保障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三保障”則較為困難,有的貧困地區的孩子反復失學輟學,不少鄉村醫療服務水平低,一些農村危房改造質量不高,有的地方安全飲水不穩定,還存在季節性缺水。同時,鞏固脫貧成果難度很大,已脫貧人口中有的存在返貧風險,邊緣人口中有的還存在致貧風險;

再加上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帶來新的挑戰,給貧困人口產業、就業、扶貧項目、幫扶工作等帶來了不利的影響,更要落實分區分級精準防控策略,及時采取有效措施,努力克服疫情影響;

長遠看,貧困是個相對的、發展的概念,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后,解決的是中國千百年來沒有解決的絕對貧困問題,但相對貧困仍將長期存在。

在決戰決勝的最后關頭,黨中央已經指明最后的總攻任務:要攻堅克難完成任務;要努力克服疫情影響;要多措并舉鞏固成果;要保持脫貧攻堅政策穩定;要嚴格考核開展普查;要接續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

扶貧開發貴在精準,重在精準,成敗之舉在于精準。越到最后,我們越要保持“滴灌”和“繡花”的定力。

焦點要精準,要繼續聚焦“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落實脫貧攻堅方案,瞄準突出問題和薄弱環節狠抓政策落實;

舉措要精準,要加大就業扶貧、產業扶貧力度。特別是針對疫情影響,要加快扶貧項目開工復工,易地搬遷配套設施建設、住房和飲水安全掃尾工程任務上半年都要完成;

退出要精準,今年下半年開始,國家要組織開展脫貧攻堅普查,對各地脫貧攻堅成效進行全面檢驗。把防止返貧擺到重要位置,對返貧人口和新發生貧困人口及時予以幫扶,貧困縣摘帽后還要繼續完成剩余貧困人口脫貧問題,要解決邊緣人口的相對貧困問題和城市貧困人口的脫貧問題。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下一步,還要接續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推動減貧戰略和工作體系平穩轉型,統籌納入鄉村振興戰略,建立長短結合、標本兼治的體制機制。

走過了千山萬水,脫貧攻堅全面勝利近在眼前。此時,正是發起決戰、進行總攻最吃勁的時候,我們要一鼓作氣、越戰越勇,不獲全勝,決不收兵。(作者: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王達陽)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懷化日報社旗下媒體)”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官方郵箱:[email protected]),我們將在核實后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責任編輯: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